比特幣、數碼遊牧民族及不斷轉變的公民權利

bitcoin digital nomad citizenship

一直以來,國籍是人類身份的決定性基石之一,它包含了一個人的民族文化、文明、傳統、習慣、風俗、宗教、信仰等象徵性資料,對某些人來說它甚至直接代表了一個人的種族。在法律、地緣政治和國際關係的全球格局中,護照上的國籍界定了個人的標誌性特徵,從而根據有關國家的地位給予個人權利和機會,或者是壓迫和限制。

隨著現代化的侵襲和全球網絡能有效地消除人與人之間交流和互動的邊界,一個國家的身份及其承受逐漸增長的去中心化壓力問題日益尖銳。價值觀、規範、生活方式和潮流現在眨眼間就跨越了國界,這些常常被視為侵蝕國家的基礎原則,並把自由變成一個強大的工具在地緣政治及經濟上入侵原有的國家價值。

貨幣是任何國家最重要的基礎工具之一,是其經濟的命脈,也是國家金融穩定的象徵。然而,隨著加密貨幣迅速與整個全球經濟展開競爭,國家金融主權的問題也變得同樣嚴峻。就像一支沒有國家的軍隊,加密貨幣正在國家經濟層面集結,征服了全球的使用者,將他們從公民變成網上公民,從國民變成全球居民。  

數碼遊牧民族

電訊和銀行系統的跨國界性質使工作成為一個相當寬鬆的術語。曾經嚴格意義上的上下班和朝九晚五的義務,現在更像是一種無論身處哪裡也能完成既定的任務的職業。

數碼遊牧民族是一個相對新穎的概念,它代表了依靠電訊和數碼設備也能在從事遠程工作的個人。穩定的工作場所對數碼遊牧民族來說並非必須,他們許多人過著遊牧的生活方式,在任何可以上網的地方工作,例如咖啡館、酒店大堂、餐廳、聯合辦公空間,甚至是移動房屋。數碼遊牧民族獲得報酬的任務不需要任何特定的工作環境,因為它們主要是網絡性質,包括從程式設計、數碼設計以至加密貨幣項目開發,或在線交易等任何事情。   

這種無地點限制的獨立性也給予了個人一定程度的自由,他們不需要特定國籍,護照也變成僅僅是一把打開邊界的鑰匙。考慮到數碼遊牧民族是一些最活躍的去中心化貨幣的使用者,這種去中心化特別有意義。對加密貨幣的依賴使他們不必保留當地法定貨幣的儲備,也不必擔心收入的匯率問題。由於許多數碼遊牧民族依靠的是不同的工作機會,而不是全職工作,所以用加密貨幣接收跨境付款,基本上促使他們成為了數字經濟的國民。

國家變得次要

國家是其領土上公共服務的主要提供者,包括公民身份。但是,隨著加密貨幣成為一種高度競爭和方便的支付模式,並在世界各地被愈來愈多的人接納及使用,國家當局逐漸被置於一個不太舒服的位置,剝奪了他們長期保持的壟斷地位。  

假設如果用戶可以為比特幣選擇他們的國籍或居住地,那麽加密貨幣的使用者可能會受到激勵,將國家視為一個可供選擇的服務提供者。現在有一些項目如Plan B Passport,它提供了多達七個司法管轄區的選項,讓持有一定數量的加密貨幣客戶選擇和購買相應的護照。熱帶國家與該項目合作能吸引富裕的公民,並出售包含所有好處的護照。  

隨著國籍、護照、稅收居住地或居住地本身也可以透過加密貨幣買賣,每個國家都應該開始考慮如何好好利用去中心化貨幣日益增長的潛力幫助國家做出更有利的決策。 在國家服務層面採用和整合加密貨幣支付以留住容易轉化為網上公民的國民,而此應該成為每個國家之地區、人口和經濟目標之一,避免變成在數碼經濟中的邊緣省份。  

激勵與動機

比特幣正在賦予公民權力,並激勵國家做得更好和提供更好的保護以吸引全新的網絡公民,當中許多人擁有相當數量的加密資產。吸引投資者是任何國家經濟團隊的主要目標之一,而無視加密貨幣持有者是相當不明智的舉措,尤其當中部份加密貨幣持有者往往更持有數百萬甚至數十億美元等值的加密貨幣。

出售護照並不是為了逃稅或提供避稅天堂,而是在一個不斷變化和日益惡劣的全球經濟環境中繼續進行商業活動的問題。在加密經濟時代來臨之際,國家必須要迎合日益增長的數碼遊牧民族、去中心化貨幣使用者或僅僅是網絡公民的人口的需要,這些公民擁有貨幣、網絡影響力和創造力,能為國家帶不可想像的發展潛力。

總結

比特幣和其他加密貨幣將會持續受到全球更嚴格的監管,因此各國必須重新考慮一些固有的僵化概念,重新思慮作為一個國家的含義。像加密貨幣這樣的顛覆性力量有可能最終抹去傳統金融體系未能成能消除的邊界限制。各國應該開始迎頭趕上,重新定義自己在國內的角色並積極成為服務提供者而不是監督者,否則就有可能被推趕至戈類民明進步的邊緣。

關於 AAX

AAX 為一家國際性加密貨幣交易所,在全球擁有超過一百萬位用戶。AAX 利用倫敦證券交易所的 LSEG 技術,為用戶提供一站式加密貨幣服務,包括合約交易、80+現貨交易對、P2P 現金交易、理財產品及專業級 API 交易等

立即在AAX開戶,或下載AAX Mobile App,體驗下一代的加密貨幣交易所。

Tags

Choose a language